【CEO對談】副總裁-陳錫根醫師 

副總裁-陳錫根醫師

副總裁-陳錫根醫師

 

 

糖尿病患者中,約有19-34%會發生至少一次足部潰瘍,進而導致截肢,速必一®的開發為糖足患者帶來新的治癒可能。在2022年7月份QIC的「與CEO對談」專訪,副總裁陳錫根醫師,談及如何將過去在整外治療糖足潰瘍的經驗帶入新藥開發與應用中,以及速必一®的潛力與發展性,特轉載中英文版供參考。

陳醫師身兼合一生技副總裁,統籌醫學部、臨床處與業務部,曾經擔任三軍總醫院副院長、整形外科主任,也是台灣整形外科醫學會第十九屆理事長、現任常務監事。合一主要借重陳醫師過去在整形外科治療糖尿病足的經驗,讓甫取得台灣新藥藥證的糖尿病足新藥:速必一®,能夠快速的幫助病人,減輕病患負擔。

 

糖尿病足究竟是什麼?

「現在糖尿病足的截肢是所有截肢成因的第一名,但早年其實不是,反而是車禍、癌症的截肢比較多。」陳副總說:「但是隨著文明的進步、經濟發展,糖尿病的截肢後來居上變成第一名。例如原來是骨肉瘤要截肢,但是現在就算挖肉去骨,也還可以重建。車禍導致的下肢創傷則是因為顯微手術的發達而減少截肢。但是糖尿病這一塊還維持很高的截肢比例。唯一的進步是,把大截肢變少,小截肢反而增加。本來要從小腿截斷,現在可以先截腳趾、或腳板,阻止繼續惡化。」

 

「我遇過一個糖尿病患者,跑馬拉松鍛鍊身體,結果有一個磨破皮的小傷口。一開始他也覺得沒什麼,但是細菌一進去,就變成壞死性筋膜炎。細菌沿著肌肉筋膜往上走,傷口一切開,膿流出來,整個開刀房味道非常的重。最後整條腿就是沿著膿走的路線全部切開來慢慢刮、感染的部分先拿掉。每天進開刀房洗傷口清傷口,能補皮的就補,如果沒辦法補的話看要截哪裡再截。」聽到陳副總的描述,我瞬間感到頭皮發麻。「一般會引發糖尿病足,糖尿病所導致的血管與神經病變是一定有的,但是根據病人感染不同的菌種也會不同,如果是嗜肉菌、海洋弧菌,併發症會急轉直下,又快又急。尤其是長期糖尿病的患者,肝、腎功能都不會太好,整個感染後擴散上去,就很嚴重。糖尿病人遇到這些傷口的問題其實往往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不但是健康人難以想像,連病患家屬或病患本人,都要碰到了才知道。」

 

「很多病人會覺得我就是有糖尿病足,我也來治療了,該治的該截的都做了,傷口也癒合了,那不就沒事了嗎?其實不然。糖尿病是一個全身性的疾病,治好只是暫時的解決了一個問題。糖尿病就像是滾下一個斜坡,好好控制就是慢慢、慢慢地往下,如果控制不好,就很快的就掉入懸崖。所以腳截掉,不表示這一切就結束了,如果醫師沒有跟病患說明,我們就會看到一個現象,今天截這裡,過幾天截上面一點,清瘡、截肢反覆進行,醫療糾紛就出來了。病患會覺得,我只是黑一根腳趾而已,為何最後整個下肢都截掉。其實就是不了解背後的原因。」陳副總嘆到,「我都教導後進跟學生,一定要和病人與家屬先做好衛教與溝通,腳的血液循環不好,身體其他部分的循環可能也不好。因為腿會中風、腦也會中風、心臟也會梗塞。所以家屬需要留院照護,一旦發現有什麼問題,要馬上請醫護人員處理。」

 

速必一®正在進行台灣上市後的追蹤,以及美國三期臨床試驗

在非常震撼的第一手分享之後,我也向陳副總探詢一個我們聽說過的案例:一位年長女性連續使用速必一®之後,原本需要截肢的大範圍傷口漸漸縮合,最後完全痊癒。「這確實是我們藥物上市之後的實際使用案例。這位女性在就診之前,曾經因為糖尿病足已經截到半個腳板,之後又復發,開放性的傷口達到將近60平方公分。這個患者的經濟條件不佳,我們也啟動低收入補助專案,總共用了10條,傷口全好了,也不用截肢。負責的醫師非常驚豔,現在都跟病人推薦我們的藥膏。當時如果不是這樣處置,很可能就要繼續截肢,或者要做一個很大的手術從身體其他部分摘取活體組織皮瓣,再用顯微手術把皮瓣與患部血管接起來重建傷口。」陳副總顯得相當滿意。

 

「我們的速必一®經過完整的跨國三期臨床試驗,並且通過台灣FDA針對安全性與療效的審查取得藥證。目前正在規劃做上市後的追蹤調查(phase IV)。合一以最負責任的態度以及對產品的信心來規劃,不但確保我們把最好的療法帶給病患,同時也繼續追蹤病患實際使用的成果。」

 

事實上合一也正在美國進行速必一®的第二個三期臨床試驗,期待這個糖尿病足患者的福音,也能夠帶到歐美市場。其中與美國足科巨擘David G. Armstrong教授的合作非常吸睛,但是投資人對於Armstrong教授卻相對陌生。陳副總解釋:「美國跟台灣不一樣,美國、澳洲都有足科醫師。這個科很特別,就是只看腳。偏偏糖尿病足患者越來越多,加拿大、美國的盛行率有13%。越胖糖尿病就越嚴重,全球糖尿病人口超過5億,其中19%~34%終其一生會得到至少一次糖尿病足。所以糖尿病足越來越受重視,不管FDA、WHO都認定這是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Armstrong是一個傳奇醫師,臨床試驗做很多,研究很多,發表的論文也很多。他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了有關糖尿病足的論文,基本上台灣的整形外科醫師都讀過這篇文章,可說是聖經等級。他也來台灣演講過,以前我們就知道他。後來因為我們要在美國做一個三期臨床試驗,需要美國的意見領袖合作,我們就寫信給Armstrong,他人也非常隨和,就回信就連絡上了。熟絡之後,合一就決定聘他當顧問,他也很樂意。」

 

問題是一個美國知名的足科權威,應該不會只是人很隨和就答應作顧問吧?「沒錯,事實上他早就知道世界上幾乎沒有藥可以通過糖尿病足的三期臨床試驗。而合一的藥在台灣已經取得藥證,所以他也希望可以看看我們的效果,請我們把研究報告、研究結果寄給他看。他也覺得這個產品值得一試,所以願意接受我們的聘請。」陳副總顯現出驕傲的微笑。「我們正在進行中國大陸藥證申請。過程中我們也希望中國大陸官方能夠對這個藥有更多認識,就請台灣的專家聯名寫了推薦信。在國外我們一開始找一個加州的醫師Dr. Cazzell,他負責第一個三期臨床試驗美國的收案,他也寫了推薦信。我們也請Armstrong醫師在看完所有的資料之後也幫我們寫一個推薦信。他覺得從機轉、未來性、已經做完的三期的經驗與成果,已經看到一些很成功的地方,他覺得很值得中國大陸可以上市,更多醫生參與,對更多糖尿病足病人有幫助。他是用一個學者、很客觀的角度幫我們推薦,其他的醫師都感到很驚訝,因為他從來沒有這樣為一個藥寫過推薦信。未來在學術上、試驗上、推廣上,相信Armstrong醫師能夠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臨床醫學與生技製藥公司的完美結合,體現合一做大做強的野心

「我認為創辦人路孔明先生非常有遠見,要把合一打造成大藥廠。不是只做研發,而是把研發進一步應用在臨床上,與臨床相結合。過去大家對生技產業的印象就是研發,販賣本夢比,產品出來的時候反而是醜媳婦見公婆,開始從雲端摔下來。因為故事沒有辦法接續下去。路董請我來,就是希望能夠把故事繼續延續並且開枝散葉、開花結果。我也很認同這種理念,大家一起把合一做大,把合一的一些新方向更貼近醫療的使用場景,也就是臨床應用。研發、科學性的東西,如果沒有辦法貼近實用,那就是一個論文,只有學術價值,沒有商業價值。貼近病人、醫師的需求,這是一個新藥或者一個生技公司最大的核心價值,也是最重要的。」

 

陳副總繼續講述進入業界的理念:「在速必一®還沒有開發成功之前,是為了滿足糖尿病足病患的需求。現在速必一®成功上市,用完整的數據證明療效,下一階段就是要創造需求。過去有一些疾病因為沒有好的藥物,治療的需求沒有被開發出來。但是現在有速必一®,很多醫師就可以根據速必一®的治病機轉,提出更多的需求!就像當初iPhone的開發是為了同時解決打電話(傳統行動電話)跟聽音樂(iPod)的問題,iPhone的上市也確實解決了這個問題,但是更多的應用應運而生。我們的速必一®就是有這樣的效果。重要的是創辦人路先生也同意這種貼近醫師使用場景、貼近市場的研發理念。」

 

目前合一正在積極開展數個應用,包括放射線治療後皮膚潰瘍、下肢靜脈潰瘍、疤痕、傷口生物膜、褥瘡等等,每一個都是難治或沒有好的藥物治療的皮膚病變。

 

「我很看好放射性皮膚炎。現在癌症病人越來越多,是全球最大死亡原因,所有的癌症裡面50%~70%要做放射線治療,不同癌症比例不同。以女性來說,乳癌是第一位。其中不管哪個期別,50.6%的病人有接受過放射線治療。剛開始皮膚會紅、癢,有人會脫皮脫屑,會溼答答,色素沉澱變成慢性潰瘍。基本上就是細胞的DNA被破壞、脫水、死掉、纖維化,有急性與慢性傷害,那這個也是全世界都沒有藥物治療。放射線的傷害比紫外線嚴重多了,而且會有累積性,所以有些變成整個爛掉。女生本來得癌症就身心都受到衝擊,放射線照射之後皮膚又濕濕爛爛,連衣服都沒辦法穿,很可怕。雖然放射線治療在進步,但是藥物還是沒有,只有醫材、保濕,敷料讓病患舒服一點。放療結束之後,大部分的傷口都會好,但就是很痛苦的一個經驗。台灣乳癌病人一年接近兩萬人,一半要做放射線治療。我們的速必一在初步的動物試驗發現可以延緩放射線皮膚炎的發生,也就是有預防的效果,而且嚴重程度也大大下降,這應該是病人的一大福音。」

 

圖一: 使用速必一®(綠)之試驗組,其放射線所造成的皮膚傷害遠小於未經處理(藍)及使用類固醇處理(紅)的試驗對照組。

 

在合一的動物試驗中我們可以看到,老鼠剃毛後,剃毛處照射放射線,其它部位用鉛板遮擋。第一組不擦藥,第二組每天擦我們的藥再照射,第三組用類固醇。結果完全不處理的馬上就發生皮膚炎現象,使用類固醇組比較不嚴重,使用速必一®的老鼠發炎反應不嚴重而且很快就好。

 

「病人如果照射放射線,第一週第二週皮膚的狀況就很嚴重。雖然最後會好,但是中間就是很痛苦。用了我們的藥,第一週該出現的症狀變成第三週才出現,然後放射線治療結束,皮膚狀況就好了,這樣對病人的幫助就好太多了。這個市場很大。」陳副總說。

 

「其它例如壓瘡、疤痕癒合,都是很有潛力的應用。我們在做三期臨床試驗的時候發現有些病人傷口癒合得非常好,非常平整沒有疤,所以我們就覺得是不是在這方面也有很好的應用?壓瘡大家都知道非常難治、難照護,如果家屬照顧不好,很麻煩。總而言之,過去速必一產品是為了單一未被滿足的醫療需求所創造出來的新藥。未來就會變成:有了這麼好的工具,越來越多新的市場、適應症會被開發出來。就是我上面講的,創造一個好的產品,自然會有很多的應用。」

 

研究主題 計畫名稱 目前進度

下肢靜脈潰瘍

評估對下肢靜脈潰瘍病人治療之安全性及潛在效能

試驗進行中
疤痕-1 探討在頸部甲狀腺切除術或剖腹產術後改善疤痕美容之短期和中期效果 試驗進行中
疤痕-2 利用轉譯研究法探討活性成分,抑制肥厚性疤痕形成、疤痕微環境與趨化上皮幹細胞調控之機制 試驗進行中
傷口生物膜 以糖尿病模式動物探討對傷口生物膜感染之療效 試驗進行中
褥瘡 對薦椎壓瘡患者傷口癒合之效力和安全性 試驗進行中
糖尿病足-1 評估用於治療洗腎病患合併慢性糖尿病足潰瘍(TEXAS 1A, 2A)之安全性和有效性 試驗進行中
糖尿病足-2 探討治療糖尿病足部傷口潰瘍(TEXAS 3A, 3B)之效果 IRB修正複審中

表一:合一針對速必一®之不同應用,正開啟一系列臨床試驗

 

不論身處在人生中哪一個階段,做自己愛做的事,才能累積能量、獲得成功

陳副總最後跟我們分享了自己求學、行醫、轉而開發藥物的心得:「我當時進入國防醫學院之前,其實有多重選擇。當時我考了大學聯招、軍校聯招、警官學校招生。我同時考取了一般大學、國防醫學院,警官學校也上了。我爸希望我去唸警官學校,因為我老家在彰化,地方上警察的形象很好,當警官又威風。我自己想是覺得醫生可以救人,既然自己考上了,那為什麼不呢?我就去唸了國防醫學院。之後越唸越有興趣,特別是外科,可以動手做。尤其整形外科是一個很有創意的科,同一個傷口可以有各種不同的處理方法。民國七十幾年我們做整外的時候,美容並不盛行,就做燒傷補皮、外傷。現在有很多病人看到我的時候說:陳醫師你怎麼當初那麼有眼光選這一科?其實沒有,當時是很辛苦的在做救人的事情,也沒料到現在會變得這麼紅。所以我鼓勵年輕學子,要做自己有興趣的事,現在這一學科很紅,十年以後可能不見得還那麼火紅了。現在這一科不紅,但是十年以後可能很紅,只要你有興趣,你就可以熬過這十年。如果沒有興趣,就算科別很紅,也可能很快就被洗掉。」

 

「此外,能考上理想的科系,是高中三年的努力,但是你從不同的學校科系畢業,會不會有好的成就,是之後的努力。不要因為你現在是什麼不同的學校、科系,就覺得有什麼特別了不起,或者覺得自己比不上別人。例如最近當選中研院院士的司徒惠康教授,是我國防醫學院的學長,他很努力拿到史丹佛的博士,回來繼續做研究,當選為中研院院士。所以後續的努力很重要。我現在回學校教課,都不只是教學術上的東西,也希望從生活上給學生一些鼓舞,所以現在看到我跳到生技業,也給他們很多鼓舞,醫生的路是很寬的。

 

我在醫院就做很多各期別的臨床試驗,所以現在來合一,馬上可以銜接得上。我現在在合一管醫學部,本來就是我的專業。現在我們有十幾個臨床試驗,也是我所掌管的臨床處的業務範圍,試驗要做得好,不然就是燒錢。另外一個就是業務部,希望盡量推廣速必一®到醫療機構。這三個部門都很有趣,也是我這一階段的新挑戰,相信合一很快就可以開花結果,讓病患與醫生都可以找到最對症的藥物,改善病患的生活。」

 

報導詳見:https://www.qtumic.com/insights/1551466614266789888

 

關閉

建議您使用以下瀏覽器觀看合一網站,
以獲得最佳瀏覽效果。

要下載瀏覽器,請直接點擊以下: IE瀏覽器現已不支援大多數網站,並將於2022年6月終止服務

如何使用IE找到Microsoft Edge?

  1. 開啟新分頁(紅色框)
    開啟新分頁
  2. 於搜尋框中打入Edge(紅色框),並按搜尋(藍色框)
    於搜尋框中打入Edge,並按搜尋
  3. 點擊【立即啟動】(藍框處)打開 Microsoft Edge
    啟動Microsoft Edge